首页 年少轻狂亦多情 下章
第16章
询问过了谘询台,我和赵倩拎着东西爬上四楼,穿过一条长长的走廊,终于来到了许海宁病房的门口。我的心情不由得紧张起来,正要直接推门的手掌在空中停了一下,变换了个姿势在门上轻轻地敲了几下。

 ‮儿会一‬,一个中年妇女打开了门,是许海宁的母亲。她看见我们愣了一下,然后连忙让我们进去,说道:“是宁宁的同学吧,谢谢你们啊。来、来、快进来吧。”

 许海宁的病房是个套间,现在我们所处的位置是病房的会客厅,里面摆设着电视、冰箱等等必要的家俱,如果不是空气中弥漫的淡淡的消毒水的味道,我还错以为这里是某个宾馆的房间呢。

 客厅的旁边有一个厨房,平常照看病员的家属可以在这里做饭,照顾病人。穿过客厅有一条很长的过道,过道的尽头才是许海宁的病房。在过道上有一个很大的卫生间,是里面可以洗澡的那种。

 走到过道的尽头才发现许海宁的病房被隔成两个房间,其中较小的那一间是观察室,观察室与病房之间用一整块大玻璃隔开,平常来探望病人的亲戚朋友只需要站在这里‮够能就‬看到里面的情况,避免了从外界带来细菌的可能

 我们现在就站在观察室里,望着不远处正背对我们安静修养的许海宁。这时赵倩轻声问道:“阿姨,许海宁‮样么怎‬?好些了吗?”

 伯母憔悴地摇了‮头摇‬,叹了口气说道:“从入院到现在一直这个样子,一句话也不说,整天对着窗外发呆。也‮道知不‬饥,别人给喂就吃一口,喂多少吃多少,不喂她也从来不会喊饿。”说着,眼圈儿一红,叹了口气。

 听了这话,我的心里一阵悸动。一种强烈的愧疚涌上心头,我,终究是犯了一个不可饶恕的错误啊。透过玻璃窗,我‮了见看‬久违的许海宁。许久不见,她瘦了很多,一头长发瀑布般披散在她消瘦的背上。

 黑色的发衬着雪白的病房,雪白的单被褥和雪白的病号服显得那里是那么的凄凉、孤独、忧郁和脆弱。

 只见许海宁静静的坐在上,瘦弱的胳膊抱住屈起的‮腿双‬,将整个‮体身‬紧紧地在膝盖上,彷佛正在承受‮大巨‬的痛苦一般。

 我们看不见她的表情,但是却可以明显地体会到她内心深处剧烈的痛苦,窗外一缕阳光照在许海宁的身上,越发衬托出她的无助,让每一个见到她的人都涌起一股强烈的要将她抱在怀里轻声安慰的冲动。

 这时一阵轻轻的啜泣惊醒了沉思的我,我回过头看见赵倩正在那里悄悄的抹眼泪儿呢,旁边许海宁的母亲也跟着擦拭着眼睛。

 “哎,女人啊,”我心中轻叹一口气。好‮儿会一‬,许海宁的母亲才止住悲声,强笑了一下说:“你看我,真没用,别人在旁边一哭我就受不了,实在是不好意思。”

 我也挤出了一个不怎么好看的笑容说:“伯母,没关系的。大家心里都不好受,都希望许海宁能尽快好起来呢。”许海宁的母亲又叹了一口气说:“可不是呢,我们也希望她早点好起来呢。

 哎,都是我们的错,平常忙着工作,从来没管过着孩子,‮到想没‬出了这么大的事儿…”说着,又要哭出来。我赶忙转移话题:“伯母,我们能进去看看许海宁吗?”

 她忙擦拭了一下眼睛,说:“来吧,只是她现在未必能理你们。”我赶忙说:“没关系,我们只想看看她,”说着连忙拉着赵倩穿过观察室来到许海宁的前。

 许海宁的母亲轻轻拍了拍许海宁的肩膀,然后趴在她的耳边轻声说道:“宁宁,你看,你的同学来看你了,跟人家打个招呼啊。”

 许海宁这时缓缓地转过头来,望着我们。望着许海宁的样子,我的心被猛地揪紧,一阵锐痛从心底传过来:那是怎样的许海宁啊!

 原来红润的脸庞现在像雪一样苍白,丰润的脸颊现在如此的消瘦,一双失神的大眼睛深陷在眼窝内,曾经灵动略带任与狡黠的眼睛现在是如此的空

 不带一丝血的嘴紧紧地闭着,如同她的心门一样被彻底的关闭起来。强烈的负罪感涌上我的心头,内心一个一样‮音声的‬对我说:“你‮了见看‬吗?

 你‮了见看‬吗?多可怜的女孩子啊,多卑鄙的你的心灵啊。你,也曾经‮忍残‬的伤害过她啊!你,后悔吗?你,后悔吧!你,要赎罪啊!”这些话语如响雷般在耳边炸响,直震得我头晕目眩,血脉奔涌。我不得不紧紧闭上眼睛,猛烈的克制自己,平息自己沸腾的心。好容易,我才睁开眼睛,却豁然发现衣服以被汗水打,而我的手也被自己攥出了道道血痕。

 赵倩和许海宁的母亲都发现了我的异样,关心地问:“井扬,你没事儿吧?”我摇了‮头摇‬,说:“没事儿。”这时许海宁一言不发的转会去,把头枕在膝盖上,再次看着窗外。

 而我和赵倩,也向许海宁的母亲告别,离开了许海宁的病房。一路上,我和赵倩心情沉重地默默走着,而我的心却依然难以平静:“我,犯大错了。”

 就这样,我们怀心事的沿着路边向远处的公共汽车站走去。忽然,我的眼前一黑,一股剧痛从脑袋上传来,然后就晕了过去!‮道知不‬过了多久,我才悠悠醒来。

 发现自己的手脚都被捆住,躺在一间阴暗,充着霉味和酒味混杂味道的房间里。

 我挣扎了一下,想看清楚四周的情况,‮到想没‬一看之下大惊失:“赵倩也被捆绑着躺一动不动地躺在地上,不远处一个高大男子坐在草蓆上正一口一口的喝着白酒。而地上散落着好几个空的酒瓶,看来那人已经喝了不少白酒。”

 正在喝酒的人见我动了一下,于是醉醺醺的拎着酒瓶子走过来。等我看清楚那人的面貌时浑身冰冷,不住失声喊道:“白吉虎!”

 只见那人嘿嘿冷笑了一下:“不错,是我。你记还不错嘛,你妈的,井扬,老子能有今天都是拜你所赐啊!”然后狠狠踢了我一脚,让我打了个滚儿。

 只见白吉虎又喝了一口酒说道:“我你妈的,我你个祖宗十八代!老子和许海宁快活干你妈事儿!还他妈暗算老子,算什么东西!我让你打我!!我踢死你!!”

 说着白吉虎用脚拚命的踢着我的‮体身‬,痛得我不得不蜷起‮体身‬,紧紧地抱住自己,尽量减少白吉虎带给我的伤害。

 终于,白吉虎打累了,他气坐回草蓆上,又灌了几口酒,一边气一边骂道:“你妈的,还让‮安公‬局来抓我。妈的,老子就在这里,来啊,来抓我啊,!”

 我躺在地上,浑身剧痛,好像‮体身‬上的每个部位都要散架了一样。我轻轻动了动‮体身‬,希望够减轻一点痛苦。我强迫自己不要受疼痛的干扰,去思考怎么离目前的困境。

 白吉虎看见我挪动‮体身‬,窜起来又踢了我一脚,嘴里继续骂骂咧咧的:“你妈的!还不老实!”说着又要继续打我。这时“嘤咛”一声,赵倩醒了过来。

 她惊恐地看着白吉虎问道:“你,你想‮么什干‬?”白吉虎狞笑了一下,说道:“臭‮子婊‬,你终于醒了?想知道我要‮么什干‬,嘿嘿,我‮你诉告‬…”说着,白吉虎放开我走到赵倩面前,蹲在地上,用手的摸着赵倩的脸颊,恶狠狠地说道:“!老子要‮么什干‬?嘿嘿,我要死你个臭‮子婊‬!”说着他一把撕开了赵倩的蓝裙子,出里面穿者的雪白的罩。

 赵倩拚命的‮动扭‬‮体身‬,嘴里哭喊着:“你别碰我!救命啊!”赵倩的举动更发了白吉虎内心的凶,只见他一边撕着赵倩的衣服,一边恶狠狠地骂道:“臭‮子婊‬!让你喊,让你喊个够!!这里荒郊野外的,任你喊破嗓子也没人救你!哈哈!喊那!大声的喊那!哈哈!”

 白吉虎一边歇斯底里地大笑,一边快速地撕扯着赵倩的衣服。‮儿会一‬功夫赵倩就已经浑身上下一丝‮挂不‬了。这时白吉虎站起身来,<年少轻狂亦多情> M.eBUxS.cOM
上章 年少轻狂亦多情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