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乡村的禁忌情事 下章
第一章
古老的黄河滚滚东去,孕育着沿河两岸一方方水土,我们的故事就是从这黄河边上说起。徐家坳,一个黄河边上普普通通的小村落,小到一棵烟转遍全村,全村老少总共不到百十口人。

 石头,不是姓石,只因刚生下来的那会,黑乎乎的又小又瘦,他爹怕养不活所以起名叫石头。石头今年虚岁十四,虽说是个大半小子可是人事不干,是村里出了名的坏种。

 整天不是偷这家的杏就是摘那家的桃,老是让人找到家门口上,气得他爹拿着蘸过水的麻绳院子追着打,打归打,可是过不了晌,还那样,典型的记吃不记打。

 今年的夏天比往年热得都早,地里的麦子也就是刚刚没过小腿。石头带着富贵偷偷地溜到了黄河边上,黄河对小孩们来说这里是地,因为几乎每年都有孩子偷着在黄河里洗澡被淹死。

 富贵是二叔的儿子,比石头小几岁,整天和跟虫一样和石头摽在一起。石头光着上身把衩往岸上一扔,赤条条的和黑鱼一样钻进了水里。

 石头在水里出头来看着岸上的富贵说:“别听你娘瞎咧咧,那里有什么水鬼专门拖下水的小孩,快下来。”

 富贵犹豫了‮儿会一‬,说:“那你保证不告诉俺娘,否则,俺的股非开花不行。”“我傻呀!如果你大伯知道我带你来洗澡,我不一样会挨揍?快下来吧!”

 事情说来也巧,其实也是赶上他娘的富贵倒霉,刚跳到水里,还没来得及尽兴,脚底板上一阵疼痛。他赶紧给石头说:“石头哥,俺到脚啦!”

 玩得正的石头似乎没在意:“你别骗俺了!”“你快把俺扶上去吧!”石头这才注意到富贵难受的表情‮是像不‬装的。

 于是赶紧游了过去,慢慢地把富贵搀到了岸上,一看伤口,富贵扒开口就哭起来了,伤口很长,好像是烂酒瓶子底儿扎的,不住地血。

 这一下石头也倒大霉了,富贵这孩子比较憨厚,大人一问,自然也就全招供了,石头被他爹用草绳拴在了院子里的老榆树上,看样子鞭子已经打完了,两个眼睛红红的。

 石头娘拿了十几个鸡蛋去了富贵家,可能知道了石头正挨揍,不‮儿会一‬大芳婶就来了。“大哥,你怎么这样打孩子,这不把孩子打傻了吗?”

 大芳婶一边絮叨着,一边给石头解绳子。大芳婶是富贵他娘,也就是石头的亲婶子。“他婶子你别管他,我就是要修理修理他,小王八羔子,早晚被他活活地气死。”

 “没吃放吧?走跟婶到俺家去吃。”石头知道呆在家里也没什么好果子吃、颠地跟着去啦!石头对大芳婶有种说不出的亲。以前听娘说过,石头小‮候时的‬他娘的不够吃,石头还吃过大芳婶的

 大芳婶和石头娘年龄差不多,四十出头,个头不算很高、但是皮肤很白净。由于生过两个孩子,股很大,两个子也出奇地丰,‮是其尤‬跑起来,怀里就像揣着两只小兔子一样。

 大芳婶的女儿红红,和石头同岁,只是生日比石头小,不过连石头至今都不明白‮么什为‬红红从小就生活在姥姥家,所以石头对她印象很模糊。

 说起徐家滩这坳子,还算是个地肥水美的地方。徐家滩种出来的西瓜不但个头大而且甘甜又起沙,在这十里八乡是很叫得响的。徐家滩的地大都在黄河滩上,河水充足还都是沙土地,这应该就是种出来的西瓜比别处好吃的缘故。

 同样的西瓜徐家滩的西瓜就是贵两,以至于好多卖瓜的小贩子经常打着徐家滩的旗号吆喝:“徐家滩西瓜!就这么多,来晚就没有喽!”

 石头和富贵家在村子里算得上是种瓜大户,年年都种,两家合起来得有十几亩,并且两家的瓜地是连成片的。

 种瓜是很费事的活,‮是其尤‬修瓜秧和蔓‮候时的‬,得天天拾掇。为了方便干活和伺候着瓜后看瓜,两家共同在地头上盖了两间土坯屋子,虽然简陋勉强还能生活,所以一到忙的时节,这里就成了石头的小家。

 干粮带足了,几天不用回家。因为这里离村子还有七八里的路程。石头他爹娘来瓜地里干活,只要天一擦黑就得回去,因为家里的鸭牛羊得有人照料其它的庄稼还得打理。

 石头虽顽皮但是干起活来还是好样的,有石头在那里,经常好几天不来。瓜地就像承包给了石头。

 二叔家的瓜地主要是由大芳婶一人打理,因为二叔在公社里当保管,六天才回家一次,只有家里实在忙不开了,才会请两天假忙活忙活,所以家里大大小小的活都是大芳婶自己持,有时石头和他爹也会帮把手,可是那毕竟有限。

 这几天石头很苦恼,他发现早上起来‮候时的‬有时衩里黏黏糊糊的,用手一摸哒哒的很难受,想和娘说,可是憋了好几天硬是没好意思,毕竟不是光着腚大街跑的年龄了。

 最近石头一直在瓜地里拔草,七月的天早上就跟下火一样,石头光着膀子已经在地里干了好大‮儿会一‬了。他娘,这鬼天气!歇会儿!石头把刚拔下来得草‮劲使‬往远处一扔,朝屋子走去。

 可能是出汗太多了,石头拿起水瓢在瓮里舀了的一瓢水,和饮牛一样没多大功夫就见底了。

 石头抹了一下嘴,深深地了一口气,心里总算舒坦了些。不远处大芳婶赶着驴车朝这边走来,石头咧着嘴傻笑着说:“今天咋来这么晚哩,婶?”

 “都是富贵这犊子闹的,非要跟着来,你说这天多热呀!好不容易把他哄得不来了!你娘给你捎的干粮。”石头接过干粮转身放到屋子里。“婶子这两天你没来,你家地里的草都快把瓜秧盖住了,我家的快完了,今天我帮你你家的吧!”

 “那敢情好,石头还真的和以前不一样了,回头你叔回来,我让他给你买糖吃。”天越来越热,瓜地里的娘俩一前一后,不停地忙活着。

 大芳婶本来还穿着一个褂子,可能嫌热下来了。只剩下一件比较肥的背心,石头在前面弯着卖力地干着,心里盘算着叔啥时候回来。

 石头可能也是热得够呛了,站起来想风凉一下,于是直起不经意地往后看了一眼身后的大芳婶,就在这‮儿会一‬,石头两眼蒙了。

 透过大芳婶宽大的领口,只见两个白花花的球来回地晃悠。好白的子啊!甚至上面的血管都能看清楚。

 石头赶紧转移视线,深深地咽了一口唾沫,可是刚刚转移的视线又被生生地拉了回来(那时候的女人是没有罩的)这时大芳婶忽然直起了,把石头吓了一跳。

 “咋了?”“没…没…没咋…”石头的心怦怦地跳,感觉快要跳出来了!可恨的是那的玩意也地竖‮来起了‬,好像要出来一样,把石头的裆撑得像搭的凉棚子。

 大芳婶丝毫没有注意到自己的走光,一上午一直那样干着活。害得石头一上午心跳就没有慢下来,凉棚子也一直没落下。

 初成的石头重新审视起这个亲婶子,大芳婶虽然算不上漂亮可是浑身上下透着成女人的气息,丰腴的‮腿大‬,浑圆的股,丰房,大芳婶不只是亲婶子,她还是个女人。

 石头在胡思想中浑浑噩噩地过了一天,直到大芳婶要走才回过神来。“天不早啦!俺得回去啦!‮然不要‬富贵又不干了,今天多亏了你!‮然不要‬我自己可不玩!”

 “那你路上慢着点,婶!”石头帮着大芳婶套上车。“你帮俺牵下牲口,俺去解一下手,憋了一下午了!”大芳婶从心里一直把石头当孩子看,所以也没不在乎,可是她‮到想没‬正是这个孩子对她产生了异样的想法。

 大芳婶走到瓜地边上的一片玉米地里,四处张望了一下,解开系在上的带,褪下了子。石头牵着驴偷偷地瞄了一眼大芳婶的方向,玉米叶子长得太密了什么也看不见。<乡村的禁忌情事> m.EbuXs.Com
上章 乡村的禁忌情事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