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十三步 下章
第九章
物理教师被两位‮察警‬推进派出所的拘留室里,脑袋撞到墙壁上,当场痛了个半死。他哎嘀哎啃地惨叫着,还用双手捂着脑袋,仿佛他不捂脑袋沸腾的脑浆就会顶破脑门蹿出来。他听到‮察警‬在门外大声警告:“不许调皮—不许毁坏室内器具—否则把你的脑浆子抠出来—”他听到‮察警‬的脚步声渐渐远去,才把捂着脑袋的手松开。

 室内光线很暗,前后都有窗户,但高而小。还装着像羊腿那般的铁窗权。眼睛适应了房里的黑暗后,他看到屋子里摆着一张人造革包面的破沙发。沙发不知经过了多少股的‮擦摩‬,米黄人造革上涂抹着一片片黑色的污垢,绽开的革面接里,出了沙发里填充着的棉絮。

 他爬起来,坐到沙发上,两条胳膊搭在沙发扶手上,疲惫的‮体身‬得到极大的安慰。他仔细地体会着坐在沙发上的幸福。

 肠胃咕咕鸣叫,他感到了饥俄。被‮察警‬的巨手切断的幻觉又继续下去:整容师仅仅穿着一条半透明的权,在狭窄的房间里行走着那位有着跟我同样的脸、穿着跟我同样的绿制服、戴着我的眼镜、坐在我的位置上的像我其实不是我的家伙眼睛里闪烁着贪婪的火星,像咬一样地盯着她哆哆嗦嗦的Rx房和遍身的金色细

 好像有尖利的爪子猛挠了一下他的心脏—我感受到了极端的痛苦,嘶哑的嚎叫和猫稠的泪水同时从嘴巴和眼睛里去。我要回家,我要回家—家的音乐在物理教师心里轰鸣—我待在这里‮么什干‬—物理教师从沙发上弹起来,扑到门边,用拳头擂打着铁的门板—放我出去,我要回家—你这个傻瓜!我是个傻瓜!一一铁门板澎哮地响着,门外的市声悠悠地取来,你筋疲力尽,罗圈着腿娜到沙发上去,干脆闭上了眼睛。

 物理教师处在双重痛苦的煎熬中:一想到她和他,啊!上啦…氓!娟—他用手抓烧着自己的头—这叫精神痛苦;肠胃咕咕地鸣叫,眼前发黑。嘴里泛臭,四肢酸软,手指颇抖—这叫体痛苦。

 他预想不到要在这间拘留室里待一天零‮夜一‬。体痛苦战胜精神痛苦又一次雄辩地证实了马克思主义的‮实真‬。物理教师看到绣着“物质第一,精神第二”金色大字的长大红旗在自己头顶上高高职扬。临近第二天黄昏时,他脑袋里的屏幕上翩翩起舞的全是美味食品的广告,以金体女人和假张赤球偷情为主要内容的电视连续剧暂停播放。众多的美味食品广告中出现频率最高,也最使他协C"的是一碗热气腾腾的牛面。

 当一抹血红的霞光从窗很间进来时,他意识到那两位粗心大意的替察已经把自己遗忘了。肠子和胃已经不叫唤了,因为叫唤也没有用。你感觉到它们在肚皮里昏昏沉沉地躺着,偶尔响一下的吱呀,是它们无可奈何的呻。不但那黄电视连续剧再也没有重演,连美味食品广告也不再跳跃着出现。而是徽洋洋地出现,并且两个广告之间留有长长的空白,填充这空白的,是无数跳跃不定的针尖大的光斑。你的眼睛徽洋洋地搜索着拘留室—看似漫无目的,其实目的很明确—你在搜索可以吃的东西。你的眼睛在墙壁上移动,石灰和着沙土、麻丝儿抹成的墙皮能吃吗?如果是观音土还可以吃。你的眼睛在天花板上滑动,用泡沫塑料制成的天花板能吃吗?你的眼睛在地板上滑动,混凝土能吃吗?木头的窗框能吃吗?铁窗权子能吃吗?人造革能吃我能吃掉一个沙发。在幽暗的墙角上,你看到了自己的旅行包。旅行包里有香烟,香烟能吃吗?对,香烟能吃!俗话说:“一支烟赶卜个包子,’l我有四条烟!八百支!八百个包子啊!狂喜。你像残留在枝头的枯叶,在朔风中哆嗦着,这是狂喜的伴生物。

 他本来想跳过去,实际上是爬过去。颤抖的物理教师之手撕开旅行包拉链,把四条高级香烟一条条掏出来。快速地抓,抓不破就咬,咬破一层塑料包装纸,扒开纸盒,挖出一盒烟,摸到封口的银线,抖开,剥开烟盒,捏出四支烟,焦黄的烟丝的令你眼生辉,高贵的香味刺出了你两行清鼻涕

 这时,你才绝望地想到:没有火。

 物理教师绝望地坐在破沙发上,看着窗上那道霞光由金红变为绛紫,从窗户望出去,在几十颗卵形的明亮树叶间隙里,有一颗早出的星斗。它像火星一样闪烁着。它仿佛在你脑子里的屏幕上闪烁着。家的音乐已变成一些片断的杂音,火的音乐愈来愈热烈。音乐犹如熊熊大火在燃烧,古老的祖先们围着火堆跳舞歌唱…钻木取火!我是个笨蛋!算什么物理教师。

 他抖擞精神开始工作:从破沙发里掏出棉絮,捻出几捻子;了一只鞋子,套在手上;把棉花捻子摆在水泥地板上;把鞋子按到棉花捻子上。准备就绪,他跪在地上,屏住呼吸,凝望着远古的舞火,默殿地祈祷着。然后,他俯‮身下‬去,闭着眼,把全身的力气都集中到那条胳膊上、那只套着破旧的胶底布鞋的手上。他的胳膊发疯般地推拉着,手按着鞋子快速有力地着挤在鞋底与水泥地板之间的棉花捻子。热量透过鞋底费得他的手掌好痛!你闻到了一股烧焦胶皮的气味,并感到从鞋底上挤出来的黑烟扑到眼睛里。你揭开鞋底,捡起一棉花捻轻轻地吹起来。窗外的星星愉快地闪烁着。在嘴的吹动下,一粒小小的火星从棉花捻‮央中‬放出金子般的光芒,并渐渐扩散。你赶紧用一团蓬松的棉絮把这珍贵的火种包起来,并随之加大了吹气的重量····,一束蓝色的小火苗调皮地升起在棉絮的边缘上,照亮了物理教师脸的汗水、眼的泪花和苍白地哆嗦着的嘴

 他躺在沙发上,把香气馥郁的烟雾大口大口地咽下去,肠胃在唱,心肺在狂舞,肝脾在高歌。幸福的烟雾贯通全身。物理教师陶醉了,他的脑屏幕上重复打出教育中学生颇为有效的瞥句:天才来自勤奋,知识就是力量。他曾经设计了几十种取火方式,一半利用‮擦摩‬生热的知识,一半利用光学上的聚焦原理。想不到真的用上了

 为了免除取火的艰巨劳动,他一支接一支的吸烟。尽管过量的尼古丁已经使他嘴里发苦、极想于呕、头脑发

 第二大下午,他呕吐十几次。头儿次呕出一些发黄的涎线,后几次呕出了绿色的胆汁。连他自己也感到拘留室里烟臭味难以忍受他挣扎着爬到门边,把嘴巴贴在门与门框的隙上,贪婪地着外面的新鲜空气。

 死的念头象只金蝴蝶在他眼前翩翩飞舞。金色的蝴蝶在拘留室里翩翩飞舞,它的眼睛红红的,宛若两颗暗夜里的烟头火,对着他眨眼。蝴蝶一次又一次落在他的肩膀上,并用卷曲的、感的须子搔动你的耳朵。

 这是被整容师拧过不知多少次的耳朵…也是被蜡美人拧过一次的耳朵…她拧着我的耳朵,把我拖到挂在院子里条上的单子前,大张旗鼓地说:‘,’]、杂种!睁开眼睛看看,这是什么!”…单上有一串牡丹花。一个半放的鲜花苞旁边,有一团泅开的鲜红,蜡美人的手指点着那团鲜红说:“好好看看,这是什么!”…是红墨水?‘就‮的妈他‬忘不了红墨水蓝墨水!‮你诉告‬书呆子,这是俺闺女的血!你出来的俺闺女的血!俺闺女可是个货真价实的黄花闺女!你要是敢把她玩玩扔掉,我就拎着这条单去找你们的领导!”…她在上的表现令我胆战心惊…她一把揭开被单,凶恶地说:“来吧!”她的嘴里喊出的话语羞红了我的脸,…从这一时刻起,我就嗅到了她身上、头发上、连牙里都渗出的殡仪馆里的死人气味

 门外响起金属的咔嚓声,他以为是幻觉。猛地被推开的铁门夹住了他的头他以为是幻觉。外边的新鲜空气涌进来,外边的光涌进来,他还以为是幻觉。

 前认识的威武‮察警‬对着你翘起的鸵鸟股瑞了一脚,骂道:

 “反革命,你要放火吗?”

 拘留室里的烟雾呛得‮察警‬吭吭地咳嗽,他退到门边,一手抓着一个瘦骨伶仃的白脸青年的脖颈。一手扇着鼻子前的空气。他大声吼着:

 “老石<十三步> m.EbuXs.Com
上章 十三步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