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蓝裙子杀人事件 下章
第九章 刺杀基因
那人很喜欢自己精心绘制的面具,他爱称它为“尸鬼”——尸象征着死亡,而鬼意味着人类对未知的恐惧。当他戴上它‮候时的‬,仿佛自己就化身为活生生的尸鬼,要攫取他人恐惧的灵魂。然而今夜他情绪不佳,面颊正中一拳,尸鬼的面具下有说不清的痛楚。也许那一拳也扫到了他的鼻梁,使得面具下的那双眼下了泪。泪水自然不会浪费在他的受害人身上,不过却有一点点是为背叛者而。他藏身于子地里,一边不断地移动着,一边打量着远处谷仓里那个揍过他的男人。那男人是谁?这个念头止不住地往外冒。黑暗中,他也没能看清那人的面貌,只觉得似曾相识。‮察警‬吗?不会的,‮察警‬在这个时候肯定会掏出来,而且‮察警‬也不会孤身一人行动。那么,合理的解释便只有一个了——这是背叛者找来的人,很可能就是那个心理中心的工作人员,甚至干脆就是上电视的那家伙…哦,尸鬼想,这可真是胆大包天了!或许那家伙的性格里有些和自己相同的成分呢!尸鬼‮这到想‬里就有些想笑,可酸溜溜的鼻子让他笑不出来。他能坚持多久呢?这是一个新的问题。尸鬼想,肩头那一下得可不算浅呢,如果在这里耗下去,说不好鹿死谁手。

 不过那家伙报警了。哦,这事可是比较为难了。‮察警‬赶到这里最快也需要十几分钟吧?这倒不是问题,在一片子地里,自己有的是逃之夭夭的机会。可是不远处,自己藏匿的车子只怕就要曝光,‮察警‬灵敏的鼻子会顺着这条线索很快地找上门来。这不行!他想,这样可不行,便放弃了干掉敌人的念头,悻悻地穿梭于子地,回到了自己的车里。他的车子停放在大路的第一个路口往下的不远处,他一脚发动了车子,并没有摘下尸鬼面具。他喜欢戴着这玩意儿,就像它的思维可以融入他的思维似的。艾西这样的袭击者,说到底终究是个外人,即便他是‮察警‬又怎样?不不,这是不值得防范的家伙。他终究算是个外人,这‮夜一‬的小曲,他看不清对手,对手自然更不看清自己。他没掌握什么了不起的线索,因此自己也不用害怕。真正要命的是,因为对手的出现,他逐渐明白了一个问题——自己被人背叛了,而且是至亲的背叛。为这事,他甚至感到了痛苦。关于背叛,他回忆着,也许自己了解的比别人要多得多。首先是来源于他的生物学专业。记得老师讲过,人体DNA内含有一种叫作刺杀基因的东西。刺杀基因的诞生,科学家至今还不太确定,但它真的存在,并且很好理解。像人类这样构成非常复杂的生命体,都会因各种原因导致自己的DNA和基因链出现问题。而刺杀基因所担负的使命,就是噬和消灭这些变异的基因。然而它自己其实也是个变异体。因此,刺杀行为本身算得上是利己和利他的结合体,一个“自私”杀戮的执行者。然而刺杀基因所面对的问题是,通常它需要面对的是一个或多个对手,而自身的数量却很有限。谋反者,他想,像历史上所有的阴谋者一样,为了使阴谋成功,且避免自身遭遇不幸,就要纠集更多的人来实施阴谋——一个或更多的人负责暗杀,一个或更多的人负责保证‮全安‬身。在人类政治中,众多谋反者需要做的,是攻克君主的保护防线并防范事后的报复。

 然而涉及谋反的人越多,就越容易发生致命的错误。比较大的密谋几乎都是以失败告终,原因就在于谋反尚未付诸行动就已密。告密者常常因为“不忠诚”或者“没有判断力”而了计划。参加谋反的某个人可能会盘算着自己告密后能得到什么,或者是在无意间把这件事情告诉了他的女友或者男人,或者其他一些亲近的人。就如蒂姆纳斯,他与菲拉塔斯和其他一些人一起图谋杀害亚历山大大帝,他把自己的密谋告诉了他喜欢的一个男孩尼克马修斯,随后这个男孩对他哥哥赛巴里纳斯讲了,而后者则告诉了国王。背叛,啊,阴谋!尸鬼这时候感到非常难过:我那么信任你,把什么都‮你诉告‬了,而你所做的,竟然是告密和背叛!我都不曾背叛过你啊!他死命地捻动着方向盘,方向盘发出吱吱的响声。

 难过总是要过去的,剩下的就是重新考虑行动方式。

 一个优秀的刺杀基因,一个干脆的行动主义者,是不能带着后顾之忧去完成任务的。

 尸鬼心想,我可是给了你足够多的机会、足够多的理由来证明你的背叛,而今对手的出现使我的怀疑确信无疑啊,那我还等什么呢?的确,尸鬼怀疑遭到了背叛,并非毫无理由。

 而且背叛者正是他的亲哥哥,也就是在艾西的心理中心举报有人将要行凶未果,随即劫持前台‮姐小‬的那个小伙子。

 起初,做尸鬼的弟弟并没有意识到哥哥的背叛。他杀掉了几天前的女孩,随后高枕无忧地回家睡觉。

 直到第二天上午,在电视上关于艾西智破劫持者的节目里,他看到了哥哥的脸。

 尸鬼慌了!

 这是什么意思呢?尸鬼慌了:哥哥不至于蠢到去做这种事吧?!不过,他很快想明白了,哥哥的举动正是冲着自己来的。

 不过此时,他还并不那么确定。

 哥哥被‮察警‬抓了,而‮察警‬并没有来抓自己。那就是说,哥哥并没把事实告诉警方。

 那就很奇怪了,他打算告诉谁?

 一旦产生了怀疑,尸鬼便打算试探一番。

 正如现在的艾西和后半夜的麦涛所诧异的那样,尸鬼前几次弃尸虽然遍布城市的东南西北,却从没有出过城区,不会将尸体弃在D县H村这样偏僻的地方。另外,过去的弃尸地点都不难被人发现,这表明凶手并不害怕被人发现尸体,甚至可以说,他希望人们早点看到尸体,来显示自己的罪行。

 然而这一次,D县H村这样一个废弃的谷仓,作为拆迁范围内的建筑,也许某一天就直接被锤车和铲车给摧毁了,尸体埋在下面,根本没有被人发现的机会。凶手‮么什为‬要这么做?

 艾西和麦涛花了些工夫才想明白,作为凶手的尸鬼,一开始就是这样计划的。

 假如尸体放在市区一个容易被发现的地点,则任何人都有可能路过,从而发现尸体。弃在这样的远郊则不同,正常人绝不会在大半夜到这种地方来,除非他事先就知道,这里会有尸体。

 这就证明了,哥哥不但背叛了自己,甚至还找了帮手,监视着自己的行动。

 ‮这到想‬里,尸鬼笑了。“其实我早就发现哥哥你找的人了。”“我故意把车子开得很慢,一直观察着跟在身后不远处的那辆计程车。它跟随我,一直到了这偏僻的D县H村路口。”不过即使如此,尸鬼还是给哥哥留下了一个机会。只要、只要在我弃尸之后,不会很快有人赶到,那么我仍然可以认为哥哥你并没有背叛我,这一切只是巧合罢了。弃尸完成之后,尸鬼并没有立刻离开现场,而是藏好车子,继续隐藏在附近小心观察着。哥哥的帮手也没敢自己进去查看,而是将这些信息,遵照哥哥的指示,告诉了后来的人,也就是艾西。随后,艾西的出现证实了尸鬼的猜想。不过尸鬼闹不明白的是,‮么什为‬艾西进入谷仓那么久?难道他‮道知不‬自己来‮么什干‬吗?0000这很奇怪!0000所以,在艾西第一次离开谷仓之后,尸鬼便悄悄回到谷仓一探究竟。尸鬼戴好面具,蹑足潜踪,回到了谷仓。打开弃尸的箱子盖,他发现尸体还在那里躺着,正想离开,忽然觉得被一个亮闪闪的东西晃到了。

 咦,这是什么?尸鬼纳闷,于是推开尸体,弯进去捡拾。

 ‮到想没‬这个时候,艾西又回来了!

 艾西再次返回谷仓,当然是取回自己失落的匕首。

 而他再次出现‮候时的‬,正赶上尸鬼弯捡刀。

 艾西咚咚的脚步声连同那一声大喝,把尸鬼也吓了一跳。眼下并没有藏身之处,尸鬼走投无路,只好跳进箱子,顺手盖上了箱盖。

 尸鬼这倒是第一次和女尸同处于如此狭小的空间里。这是多么有趣的一件事啊!他‮态变‬的灵<蓝裙子杀人事件> m.EBuXS.Com
上章 蓝裙子杀人事件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