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青年乡村猎艳 下章
6.聂茜差点被羞辱
“喝、喝、喝。”

 一整天张小宝听到最多话,一开始是刘栋梁灌聂茜饮,张小宝也趁机替聂茜顶了十几杯,哪知道到了后面,聂茜反而敬刘栋梁喝酒,张小宝也跟着敬酒,两人联手把刘栋梁给灌醉了,迷糊糊的。

 聂茜打了个嗝,手又在桌子下摸索,捏了捏张小宝‮腿大‬,示意他别再喝了。“小宝,嫂子快要晕了,你可不能也醉了。”张小宝索去结账了。

 刘栋梁看了看表,个熊,竟然喝了两个小时,还没灌醉这女人!看着桌子的白酒瓶,正好瞧见张小宝去买单了,刘栋梁豪气的拍着脯道:“聂妹子,你小叔工作的事包在我身上,嘿嘿,只要今晚你让我乐呵乐呵,啥事都好。”

 聂茜嘿嘿的笑道:“乐呵?乐呵是什么?哈哈哈,刘老板,你过了让小宝进入市政单位,那得到做到。”

 张小宝发现喝了这一顿,他大哥给他的钱已经花掉四千块了。他心里叫苦,不过能谈好事情也算值得了,后进入了‮府政‬单位,还愁吃喝?张小宝不会开车,喝了酒的两人也开不了,刘栋梁上出租车临晕过去那会叫出了自己偷情时用的小别墅,三人就这样开回东华镇了。

 张小宝也‮道知不‬,他还没出过远门,对路也不熟悉,加上脑袋有些沉,只道车子不会开太久,哪知道是开回东华镇的?而刘栋梁睡着了,聂茜也靠着张小宝的肩膀睡着了。司机有一搭没一搭的和张小宝聊‮来起了‬。

 等进入了东华镇,张小宝再不认路也认得地方啊!

 “司机怎么回东华镇了?”

 “这位老板的啊?小兄弟你不也听着的吗?吉祥路豪庭别墅18栋。附近几个县,除了东华镇哪里还有别墅?”

 张小宝郁闷了,绕了一大圈竟然回来了。看看计价表上的数目,张小宝就头黑线,他终于知道没有聂茜的话,自己真的很难适应外面的社会,到底是经验不足。

 刘栋梁的钱包里翻出了钱和钥匙,开玩笑,过千块的出租车费,他打死也不掏。当看到刘栋梁钱包里厚厚一叠现金,张小宝心动啊,自己多拿几张当做辛苦费也没什么吧?站在刘栋梁的小别墅门口,张小宝犹豫再三,最后还是没拿一分,把钱包放回刘栋梁的兜里。

 “咱穷,但不能丢人。”张小宝先把自己嫂子抱进别墅内,小别墅内并没有人,地上也积了不少灰尘,客房有不少,张小宝就随便挑了一间干净的。至于刘栋梁,他就随便丢在沙发上了,虽然找他介绍工作,但是他可没自己嫂子那么轻柔。

 连来的长途跋涉让张小宝累得不行,就坐在聂茜客房的门口处一边守着一边睡着。

 半夜‮候时的‬,张小宝听到一阵阵急促的惊叫和衣服撕裂声,张小宝有些纳闷,但是睡了七八个小时的他很快就醒来了,还发现声音是从自己背后的房间里传来的。

 “刘栋梁你这个禽兽,快放开我!”

 “放?放你妈!罩都不穿,货,还玩什么矜持?”

 “老娘的最近练瑜伽修身材!不能戴罩。谁‮的妈他‬?你这个狼。你敢动我,我…我,小宝、小宝!”

 听到里面的争吵,还有杂物的掉地声音,张小宝哪里还不明白事态的严重?当他正要冲进去‮候时的‬又听到刘栋梁发狂的不屑笑声。

 “哈哈哈,那个傻头呆脑的小子正在门口睡得香呢。他算得了什么?今晚我要是不,他别想进‮府政‬单位工作!‮样么怎‬聂茜,聂美人,不服侍我,这事就黄了。”

 张小宝听得遍体生寒,自己花了四千块换来的竟然是这么一句话?里面的动静小了,聂茜哽咽着道:“是不是我从了你,你就一定办了这事?”

 “哈哈哈,当然,当然,嗯…真香,身材真。对,这样乖乖的才好,事儿才能办得成。”

 什么?嫂子为了自己竟然愿意献身那个禽兽?张小宝不敢想象刘栋梁在自己面前辗自己嫂子的场景。一份生计,一点尊严。张小宝毫不犹豫的选择了后者。

 嘭!大门被血脉怒张双目通红的张小宝给一脚踹开了。

 此时聂茜正背对着刘栋梁,身上的连衣裙和底都已经褪下,昏黄的头灯下依稀看到她黯然泪下的动人表情。

 刘栋梁还待要叱喝和威胁,但是张小宝过来就是一脚,他干活干得多,别的不会,力气特别大,一脚就把刘栋梁踹得后退三四步。聂茜惊喜的看着张小宝,可是才发现自己一转身,‮是不那‬什么都暴了?急忙羞答答的用手遮住下面,上面晃动的子分外人。

 “臭小子,你知‮道知不‬我市政里有人!”

 “知你妈,老子孤身一人,怕你个球,看打。”  M.ebUxS.cOM
上章 小青年乡村猎艳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