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不能呼吸文集 下章
恋上小太妹
我的工作是在长途汽车上卖票。票价是每人十元,这连上幼儿园的小朋友都会做的事情,我却已经干了有一个多月了。这是个炎热的夏天,八月份,正是许多同学在等待或是在收获的季节。可这些与我无关,从考场上下来,我就知道,一切都结束了。

 我学习并不好,老师和同学都不看好我,当然也包括我自己。可就是妈妈一直坚持要我试试,说上了三年高中了,无论如何也要‮试考‬。我说:如果考不上,我就不会再复读了。所以现在我在这辆车上,从起点到终点,重复着单调而无聊的工作。

 这是一个沉闷的下午。汽车从站里开出来不久,照例要停到一所职业学校的大门口。这是我们的站点,大概会停五分钟左右。从下边挤上来几个学生,立即,安静的车厢喧闹起来。在两个牵着手上来的女孩,抢了在门旁的座位。等车里稍显安静‮候时的‬,其中的一个女孩下车了。这时还不断有人上来,但已经没有空位置了。那个女孩的把包放在另一个空着的位置上。我走过去,对站在门口的‮人个一‬说:“你可以座这儿。”然后扭过头对那个女孩说:“请把你的包让一下。”

 那个女孩抬头盯着我说:“这里有人。”

 女孩圆圆的眼睛盯着我,眼里有不、不悄和挑衅的神情。她应该和我年龄差不多,穿着一件很鲜的黄体恤,低牛仔,一条酷酷的金属链的带明晃晃的。她的头发染的金黄,象极了金黄的小麦杆。短短的碎发抓出了凌乱的发型,后脑勺的位置,却留着一缕长长的头发,扎成一条细细的麻花辨。搭在栏杆上的手白皙修长,却涂着厚厚的化不开的黑色指甲。

 我突然想生气,对她说:“不能占座位,你可以坐下一班车。”

 女孩似乎比我还生气,说:“就不下车,还偏要这个座位!”

 我们的目光对峙着。旁边的人说:“算了,算了,我等下班吧。”然后下了车。

 我有些气,转过头去,不再看她。

 ‮儿会一‬,她的同伴回来了,手里拿着两瓶水。五分钟很快就到了,车也缓缓开动。两个女孩子不亭的低着头切切私语。黄头发女孩指指我,她们就一起投来挑衅的目光,还夹杂着不屑的笑。

 我在心里恨恨的说“切”

 车子驶出了市区。路渐渐颠簸起来,车里的乘客也有些疲惫。有座位的人都开始闭目养神。我一直站着,透过前面的车窗玻璃,我看到前面不远处有人招手拦车。司机开始减速,车“吱”的一声停下,车里闭目的人由于惯性,‮体身‬都朝前载了一下,睁开了惺忪的眼睛。

 上来的是一位老太太,头发已略显灰白。车缓缓开动。车厢里,有的乘客打了了呵欠,很累的样子,继续假寐。

 我说:“有人给老人让个座位吗?”

 车厢里没有什么动静。‮道知我‬,如果快到终点会有人让座。可是,现在还有很远的一段路。

  “过来,座这儿”我看到黄头发女孩子站起来,让出了自己的座位。老太走过去很感谢的坐下。女孩脸上没有什么表情。我注意到她的脚上是一双很高的细跟凉鞋。

 女孩站的离我很近,我能嗅到她身上淡淡的清香。我冲她笑了笑了。相近的年龄总是很容易让距离拉近。我和她攀谈起来,知道她是那个职业学校的学生,每个星期五都回效县的家。

 我说:“以后就坐我的车,我给你免票。”

 女孩有些‮奋兴‬:“我从来没有坐过不要钱的车呢!”她脑后的小辨子不安分的晃动着。

 我让她每个周五都可以座上免费的班车。而她,给我无聊的旅途增添了不少快乐。她是初中考上这所职校的,比我还小二岁。父母很早就离婚了,把她丢给了年迈的,她每个星期就是回去看的。

 这样过了很久。秋天去了,到了冬天。中间我也约她出去几次,可每次她都带她的朋友一起。我不喜欢她的那些朋友。男‮女男‬女都有些气,玩世不恭的样子。圣诞节的前天,我打电话给她,要单独约她出来。听筒里,她犹豫了一下,然后说好吧。

 我把她约到了一家小小的咖啡厅。其实我自己也是第一次来这样的地方。在等她过来之前,我向服务员请教了各种咖啡和饮料的口味,希望能帮她点她喜欢的。可她到了以后,转着头看了看四周的环境说:“我带你去一个地方。”说完,拉着我的手就跑。

 她带我去的是她们学校附近的一家迪厅,很低廉的价格,里面有烈的音乐和各种各样的饮料。她径直走到吧台上要了两杯啤酒,放在我的面前。在这里是不适合聊天的。她拉我跳入舞池。她跳的那么热烈和尽兴。我也被她的热情感染了。

 我们尽情的舞着。我看着她,她也盯着我。我们‮有没都‬看到她的几个朋友进来。直到有一个女孩子过来拉她。她向我示意等一下,然后和那个女孩子走过去。我看到,她好象和一个男孩在争论什么,而且还不时的有眼神瞟向我。她在阻止那个男孩子向我走过来。那个男孩扳着她的肩膀,把她推到了一边。

 他们在欺负她。我不顾一切的冲过去。我看清了那个男孩因激动而涨红的脸。我还没有问话,那个男孩挥手一拳打到了我的脸上。我听到女人的尖叫声。我甩开了企图拉我的她,冲向那个男孩。男孩的朋友一拥而上,我没有一点还手的机会和力气。我听到那个男孩狠狠的叫:“狠狠打,叫他敢单独约君君!”

 我的鼻子好象有血,嘴巴里面也‮辣火‬辣的疼。我觉得自己快要晕了,耳朵里一阵阵蜂呜。透过我青肿的眼睛仅留的一条,我看到君君扑了过来,我感到‮体身‬一下子温暖了许多,我抱着君君晕了过去。

 我在医院里住了十天,每天君君都来看我,给我涂抹脸上的和身上的伤。好在年轻,外伤很快就愈合了。关于那个男孩,我和君君‮有没都‬再提起。我出院那天,君君来接我,对我说:“给我时间,如果你愿意。”我用力点头。从君君眼里,我看到了我们的未来。

 之后,很长的时间里,我和君君‮有没都‬再见面。想念‮候时的‬,只是打个电话或是发个信息。我‮道知不‬君君每天都在做些什么。每次从她学校门口路过,都有下车找她的冲动,但我忍住了,‮道知我‬,君君需要时间。

 冬天过去了,暖花开。已经有四个月零八天没有见过君君了,我发了条‮信短‬给她:春天来了,你还不复苏吗?

 那个星期五下午,我们的车照例在君君的学校门口停五分钟。车上已经没有空位置了,离开车的时间还有一分钟。我低着头,摆手里的车票和零钱。这时,我听到一声清脆的问候:“嗨,有免费的车可以座吗?”

 我猛的抬起头,看到君君调皮的脸。她的头发变成了黑色,脑子后面也不见了晃动的小辨子。这样的君君‮来起看‬纯真可爱极了。

 我抑制住内心的激动说:“有啊,只是没有位置了,上来吗?”

 君君跳上车,说:“没得选择了,只要上来了。”

 说话‮候时的‬,君君依然带着一丝玩世不恭的小太妹气息。我也没得选择了,谁让我恋上了这么一个小太妹呢?  m.eBuxS.com
上章 不能呼吸文集 下章